Nyx

different from the start

平淡是死亡的开始

ALL OR NONE

and that's the aspiration you always hold

and it always hurt

所谓生而为被注视者 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只是变化已经显著到不容我忽视的地步以后

我也开始分不清 这些想法中 有多少是出于真心 什么是真心

信念 憧憬 退路 自我修补手段向来是顽固的 越来越困难的只有心安理得而已

“当‘我受到了伤害’这种想法消失以后 伤害本身便消失了”

当“我说不定是爱你的呢?”这种想法出现以后 我似乎真的

    

我还是太幼稚了吧

how long will it take before i build up my own temple?

worse is the solitary path, for i've seen the best.

will you come and share

my cross, my pain

my heartbroken nature

没那么严重、又在大惊小怪、如果是我我根本不会当回事。惯常的否定,即使在我意识到问题、表达不满后得到的仍然是否定。

“我可能是没有感情的”。我一度引以为豪。回忆这么多年来怎样学会否定自己,拒绝表露正面感情,逃避和任何人建立连接,而会感到的一点不甘心,大概说明我还不是彻底没救。

以前觉得只有懦弱的人才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现在猜测他们看似抱怨的语句并不一定是推卸责任,而只在尝试找出理由罢了。有了一个理由,哪怕极尽无奈,也总好过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愿意和空气作战,即使拳头锤到墙上会痛。我只看到了借口,我自我否定的一部分;评判强弱的标准应当是,他是否打算解决问题、如何解决问题,这可能和他曾经找的借口没有关系。

最难过不是失眠,而是等天亮啊。会天亮的吧。

昨天的梦里我仍旧在跑 不再是无尽的逃避而是追逐

如果我也学会飞行就好了

© Nyx | Powered by LOFTER